2007/07/25

[GRD] burnout...



2007/07/15

小宇

總有些驚奇的際遇 比方說當我遇見妳
妳那雙溫柔剔透的眼睛 出現在我夢裡
我的愛就像一片雲 在你的天空無處停
多渴望化成陣陣的小雨 滋潤你心中的土地

不管未來會怎麼樣 至少我們現在很開心
不管結局會怎麼樣 至少想念的人是妳
我不會把他當作遊戲 因為我真心對妳
總有些話是不能提 怕你會掉入選擇題
我把情感自私的那一面 隱藏在黑夜裡
我的愛就像一片舟 在你的心湖無處停
尋尋覓覓一個美麗的港灣 希望不再流浪漂蕩

我不管未來會怎麼樣 至少我們現在很開心
我不管結局會怎麼樣 至少想念的人是妳
我不管未來會怎麼樣 但我每天都想見到妳

我不管結局會怎麼樣 我想真的跟你在一起

如果你還是沒法相信 真的沒關係 我會安靜的離去

2007/07/11

[GRD] 靜靜的...



2007/07/06

2007/07/04

格...

唉吔 >.<

從別人的部落格看到的一篇文章...滿傷感的...也很感動

妻子是個小尾巴,我走到哪裡她都要問到哪裡。我厭煩,她卻樂此不疲。可是,這個小尾巴卻在那個下著大雨的深夜永遠消失了……
我的心情非常難過,內心充滿了內疚和痛楚,我無法原諒自己的過錯。

結婚那天,老婆用買戒指的錢給我買了一款手機。那天夜裡,我們兩人在被窩裡一遍遍地調試著手機的響鈴。我們覺得,生活就像這鈴聲,響亮、悅耳,充滿著憧憬和希望。從那天開始,我常常接到她的電話:「老公,下班了買點菜回家。」「老公,我想你,我愛你。」「老公,晚上一起去媽媽家吃飯。」我的心裡十分溫暖。有一次,我忘了給手機充電,又恰好陪領導到基層,應酬到半夜才回到家,推開房門一看,我發現老婆早已哭紅了眼睛。原來從我下班時間開始,她每隔一刻鐘就打一次電話,我都不在服務區。老婆更加著急,總以為發生了什麼意外,後來每隔十分鐘打一次,直到我推開家門,她剛把話筒放下。我對老婆的小題大做不以為然:「我又不是小孩子,還能出什麼事情?」老婆卻說有一種預感,覺得我不接電話就不會回來了,我拍拍老婆的腦袋,笑了:「傻瓜!」不過,從此以後我一直沒有忘記及時給手機充電。
後來我升了職,有了錢,手機換了好幾個。突然有一天,我想起欠著老婆的那枚戒指,便興沖沖地拉她去商廈。可是她又猶豫了,說:「白金鑽戒套在手指上有什麼用啊?給我買個手機好嗎?我可以經常跟你聯繫。」於是我就給她買了一個手機。
那天,我們一個在臥室,一個在客廳,互相發著短信息,玩得高興極了。
一天夜裡,我和同事到朋友家玩牌,正玩在興頭上,老婆打來了電話:「你在哪裡?怎麼還不回家?」「我在同事家裡玩牌。」「你什麼時候回來?」「呆會兒吧。」輸了贏,贏了輸,老婆的電話打了一次又一次。外面下起了大雨,老婆的電話又響了:「你究竟在哪裡?在幹什麼?快回來!」「沒告訴你嗎?我在同事家玩,下這麼大的雨我怎麼回去!」「那你告訴我你在什麼地方,我來接你!」「不用了!」一起打牌的朋友都嘲笑我「妻管嚴」,一氣之下,我把手機關了。
天亮了,我輸得兩手空空,朋友用車子把我送回家,不料家門緊鎖,老婆不在家。就在這時,電話響了,是岳母打來的,電話那頭哭著說:她深夜冒著雨出來,騎著自行車,帶著雨傘去我同事家找,找了一家又一家,路上出了車禍,再也沒有醒來。
我打開手機,只見上面有一條未讀留言:「你忘記了嗎?今天是我們的結婚週年紀念曰呀!我去找你了,別亂跑,我帶著傘!」她走在找我的路上,永遠不會再醒來了。我淚流滿面,一遍遍看著這條短信息,我覺得那一個晚上我輸了整個世界。
老婆去世已經3個月,可我仍然無法從噩夢中醒來,我不想工作,整曰消沉萎靡,並且一次次想到了陪她而去……

有的時候跟家人相處久了
變成一種習慣
一種理所當然的習慣
甚至會厭煩
但等到失去了
才發現那種「習慣」一輩子都改不掉